金融公司配资

毅思体育网
您现在的位置: 股票配资  >> 欧陆烽火 >> 正文

配资公司 个体性案例和普适性制度

也许在现阶段,讨论中国当代艺术的制度问题是一个模糊而且奢侈的尝试,但是一切最终还是要向此处归结。所以,在“国际艺术家工作室”这个具体事例的背后,终究还是不可避免地涉及了个体性案例和普适性制度的话题。独立评论家王南溟和多伦现代美术馆策划部主任比利安娜就“国际艺术家工作室”项目分别接受了采访。他们的意见也许相左,但是不难发现其“对立统一”的痕迹。 论题之一:是否会产生程序问题 在王南溟看来,多伦和证大的这个项目,从交流角度看,大致居于肯定的一面,这种尝试是“非常可贵的”。但对于“非盈利”和“教育”来讲,事情就并非来得那么单纯。 “非盈利空间不能隶属于美术馆”,他说,“从严格意义上来讲,这是一个学术程序的问题。”尽管目前有一个“比例失调”的现象———美术馆数目多,而相应的基层组织比如非盈利空间较少。首先会产生程序问题:艺术家应该从基层空间一点一点做上来。但由美术馆去做增设非盈利空间的工作却无助于问题的解决,反而可能令情况更加尴尬。“学术从它的发展来看需要程序,非盈利艺术中心和美术馆不是同一机构,扮演的角色是不一样的。”具体来讲,就是非盈利空间“一般是学术内部的一些试验性的东西”,也许尚未成熟,不具备向大众公开的条件,而要进入美术馆,“就要有稳定的艺术概念和艺术风格”。美术馆能够重视教育是值得称许的。但有鉴于“实验室”身份,艺术家工作室就不太适合承担“推广”的功能,而如何“推广”就涉及教育。“到了美术馆作品就一定要好,不是说百分之百———假定它是好的,但艺术家工作室对艺术家差不多连假定都没有”,“它唯一的要求是艺术家最好在工作室里有新的想法,经过几个月工作后,他会有好的想法”。因此工作室的作品也许不是适合所有人群,“面向公众要考虑各方面的限制”。 比利安娜认为,“试验只是指工作室作为实验室的方式,它不是一个固定的展出。”美术馆方面选择的艺术家虽然相对年轻,但是比利安娜认为从她们的作品质量、经历、教育背景来看,还是比较成熟的。比如德国艺术家苏山参加了包括威尼斯双年展在内的诸多国际展览。“这和美术馆没有什么矛盾的”。“这个工作室不是更多地展出作品,而是更多地看作品制作的过程”。配资公司 这个工作室兼有的实验室身份和教育场所身份,比利安娜觉得这也不矛盾,并且归根结底是一件好事———“这提供了一个公众和艺术家交流的机会,直接问艺术家配资公司 他作品的一些问题。”同时一个美术馆也要考虑“怎么突破固有的模式”,“因为现在巡回展也好,个展也好,做来做去就是这几个空间”。 论题之二:如何建立正常的艺术制度 王南溟谈及这个项目的产业投资背景时认为:“非盈利空间一定要有基金会,如果没有基金会非盈利空间很难维持,因为基金会本身是一个非盈利机构,钱是专款专用的”,“不存在一个回报的问题”。但是制度的建设也需要一个大环境的配合,包括社会观念、法律制度诸方面的递进将会是一个不短的时间。在现行制度仍然无法保证基金会对基层艺术组织的扶植的情况下,美术馆的作为“可以作为一种尝试”,“从这个角度来讲,我们首先要明确一个正常的艺术制度是如何建立的。(现在)不是说建立一种制度,而是刚刚进行尝试”。实现制度最终建成,中间需要经验的积累。但这不等于任由这个过程中反思持续缺席。“我觉得反思很重要,比做还重要,因为它会推动往更好的方向做的可能性。” 对于产业机构的投资,比利安娜认为至少在这个项目上“暂时没有”产生什么困难。事实上依靠公共财政的拨款,馆内“大概可以维持人员工资、电费、电话费等基本费用,做一些别的项目基本上不可能”。多伦去年年底今年年初好几个展览都是从歌德学院、德国领事馆、荷兰领事馆得到支持,“否则靠这个经费展览是无法做的”。比利安娜希望当代艺术能够得到更多的重视和支持。“现在中国任何一个美术馆,体制中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出租场地。这是非常不好的行为,出租场地就说明展览时间很短,有时保证不了质量。”与制度的重要性并存的是各种困难。制度的变更、重构会是一个相当长的过程。“那将是一批人的事。”比利安娜说。 对于出租场地,王南溟说:“出租场地就不是非盈利了。”而是不是“非盈利”对一个美术馆来说殊为重要,“这还不光是一个赚钱不赚钱的问题,涉及一个学术机制是如何建立的”。如果出租场地,就意味着美术馆学术无法独立,他人有钱也可以办展。“尽管美术馆也要审核作品,但制度不考虑这些细节问题,制度就考虑如果这样,也许会影响学术公正,这样一个可能性存在的话制度就不能认同。”制度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。“制度不是万能的,也不是说有了制度就是好,但有了制度才有权力去指责一个人你为什么不这么做。”“社会是由每个公民共同意愿组成的时候,首先应该关心的是公共领域。” 早年的工作室项目“做起来相当艰难”,一些房地产民间机构,到最后也是非常艰难,无法维持,但现在至少谈论艺术家工作室等的人多了。“大家都在想驻留计划,这是艺术家工作室那套系统,可以让更多的人打开思路,活跃思路的那种交流方式。”“那么做比不做好。”王南溟说。
毅思体育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