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融公司配资

毅思体育网
您现在的位置: 股票配资  >> 国际足球 >> 正文

“品一生好书 做知性女人” 读书征文获奖作品选登


“品一生好书 做知性女人”读书征文获奖作品选登

人生处处皆相送

假如在你三十岁时,有人告诉你:“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你会作何感想?

读龙应台的《目送》时,我已三十出头,已经送走了两位至亲——父亲母亲,十岁儿子也正在渐渐摆脱我的双手,独自穿越车水马龙,站在马路的另一头对着我一脸坏笑……

然后,又有人告诉你:“有些事,只能一个人做;有些关,只能一个人过;有些路啊,只能一个人走。”

读着这样的文字,你的心会痛吗?

如果在二十岁,我可能还无法理解这些伤感。但随着岁月增长、经历增加,心越来越容易感染忧伤。曾经视若无睹的东西,在不知不觉中,也在心中烙下了深深印迹。开始在乎起眼角渐渐爬起的细纹,也开始担忧起孩子越走越远的脚步。经常会忆及离世的亲人,回想起曾拥有过的幸福。然后心渐渐潮湿,阵阵痛楚。

一眼瞥见《目送》这本书时,就被腰封上那位推着自行车的母亲吸引了。廖廖几笔勾勒的肖像,与记忆中的母亲十分神似。看着她和后座的孩子,就会想起父母身边度过的美好时光。

母亲是个勤劳的农村妇女。每天天刚蒙蒙亮,就起来忙活了。扫地、喂猪、喂鸡、洗衣、做饭,然后叫醒还在睡梦中的我,然后踩着那辆28寸的老式自行车,急匆匆地送我去上学。上中学后,我要自己骑车去十里外读书。有一次回家晚了,壮着胆骑到半路,望着黑漆漆的田野,听着阴嗖嗖的冷风,再也蹬不开脚步,惊慌地哭起来,直到不远处传来母亲大声的呼喊,才欣喜若狂地飞奔过去。母亲是灯塔,不管我多晚回家,她永远都等候在路上或是守候在饭桌旁。然而母亲只陪我到14岁,配资公司 她的记忆也永远定格在那个寒冷的冬天:我和十岁的弟弟,麻木地捧着母亲冰冷的画像,毫无意识地送她到山头,当一抔抔黄土覆盖住黑色的棺木时,我们才真正意识到这辈子再也见不着母亲,于是放声恸哭,哀号不已……

这不是我第一次送别亲人。7岁那年,我就闻到过死亡的气息——爷爷的老去。但我是心智发育较慢的人,无论7岁还是14岁,对至亲的感情总是不咸不淡的。

母亲走后,父亲独自抚养我和弟弟。我还是不太懂事。十五六岁了,还不会打理家务,只一昧地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里,关心着分数名次的高低,根本不知道要为忙碌的父亲添把手。尤为可耻的是母亲去世的那个冰冷的除夕夜,我带头吵着向父亲要“妈妈”、要压岁钱、要新衣服……当时家里除了给母亲办丧事剩下来的几十块钱,已然山穷水尽。姑姑们甚至已经在劝父亲让我辍学,早点工作帮他还债。按说父亲完全可以拒绝我的这些无理要求,毕竟那时我已是个14岁的中学生,但父亲满足了我们的愿望,而且此后每年都给,年年递增。在父亲的精心呵护下,我和弟弟体面地度过了学生时代。但我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,很少想过要感恩父亲。

直到我也为人母,终于理解父亲感激父亲,想尽孝的时候,他已罹患重症,时日无多。那年秋天当我拿着他那张体检报告单,不顾一切放声大哭的时候,才真切地明白何谓“晴天霹雳”“肝肠寸断”“撕心裂肺”,何为恸!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给了你一切的人都离去了,再没有人为你遮风挡雨,也没有人在身后默默注视着你,为你欢喜为你担忧。人生路上,父母过早与我分了手。此后,我不必频频回首,只能孤单地向前冲,不管冲得鼻青脸肿、头破血流,还是走得神采飞扬、意气风发,都没人理会没人在乎。

“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

再次品味这段话,已然释怀。因为人生处处皆相送。

丰子恺先生写过类似的一篇《送阿宝出黄金时代》,他送的是即将告别童真的女儿阿宝。他看着自家的阿宝由天真烂漫的孩子变成温顺懂事的少女,心底流露出的除了欣喜,还有难以名状的悲哀。

过去总以为成长是件高兴的事,但现在才明白,对于目送着孩子长成的父母而言,他们丧失的是一个从小依傍在身边的孩子,忧虑的是孩子今后面对残酷现实将要经受的重重考验。而对于脱离父母羁绊的孩子而言,挣脱樊笼的愉悦只是一时的,独自行走遭遇的种种挫折,竟是意想不到的艰难,于是才有了彼此的理解。然而很多时候,当孩子理解父母的时候,为时已晚。就像龙应台说自己是一个比较慢熟的人,对许多“人生基础课程”的学习有着严重的缺失一样,孩子都有这个通病。

四顾茫茫,唯有目送。人生走到另一个阶段时,才发现“金钱可以给过路的陌生人,时间却只给温暖心爱的人”(《两本存折》),其时真的晚矣。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让你相送或是被人相送时,不觉凄凉吗?!

说句小人的话,感觉龙应台还是幸运的——她直到五十岁才看到死亡,她还有《时间》服侍日渐衰老的母亲,与兄弟们《共老》,享受孩子们给她的《母亲节》礼物,与朋友交换《妈妈手记》。而我们很多人连这个机会都没有。当我们再不能为过往的遗憾一一买单的时候,彼时的目送就成了眼下的悲凉。

放下书,闭上眼睛,在苦涩的眼泪中,更多的领悟到生与死那一瞬间的界限。无法忍受,却需要面对的是:在这世间,人终究是无所凭依的,到底什么才是最宝贵的?(潘春芬)

此期货配资 共有3页

编辑:章笑笑

毅思体育网